2011年12月7日 星期三

碧水輕煙漾森林~咚咚產後首次登山

自從知道郭巴飯進入我們夫妻倆的生活之後
已經很久沒有一起爬山了!
總算在一年多之後
在台大保育社登山隊長的召集下
才有這次的水漾森林之行

再不去爬山
雙腿都快要生鏽了
相機鏡頭腳架帳篷和食物的重量加一加應該有20幾公斤
在以前可能是小菜一碟
在當爸之後體力衰退的程度直接上山測一測就知道了

一個月前才去杉林溪賞鳥拍鳥
這次還是住在杉林溪區內的小木屋
總算吃了這裡的早餐
吃了好飽再去搭遊園公車
上次為了拍鱗胸鷦鷯只有啃麵包的殘念也隨著豐盛的早餐煙消雲散

領隊說
這次要爬稜線的路線展望視野比較好
所以我們就捨棄平緩的林道路線
從登山口仁亭直接重裝上攀山徑

第一個停歇點是鹿屈山前峰
腳架不是白背的大伙兒一起拍合照

沿途已經遇上很多登山隊伍
看起來今晚的營地會很熱鬧

稜線上有幾段路走起來很舒服
落葉在地上好像軟軟的地毯
紅色的槭樹掛在山坡上
偶然的藍天白雲讓久未登山的都市夫妻心曠神怡

走到鹿屈山岔路之後
上坡的路段也差不多結束了
許久沒背重裝的大腿肌肉總算可以喘口氣(?)

下坡時咚咚走的很慢
緊跟在她後面也蠻辛苦的~~

總算在比其他人紀錄晚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抵達這次的目的地
水漾森林入水口

平坦的湖畔已經搭起數十頂帳篷
連很遠的上游區都有
我們只好取巧地選擇了“水岸第一排“紮營
猜猜我們是哪一頂?



這就是水岸第一排一打開帳蓬的view

迅速搭好帳篷之後
提著腳架趕快搶光線拍照去

這裡原本是柳杉造林區
在921大地震之後
溪流的溪水在下游出水口的位置被偃塞住
水淹大樹
造就了巨木好像長在水裡成為水植盆栽的奇觀

拍膩了來玩色溫遊戲

枯樹不死
只是再生
許多蕨類和苔蘚植物就依附在水、空氣和樹幹的交界處重生


沒有穿著樹葉的支幹
遙指著碧藍的晴空
別有一番風味

太陽下山之後
肚子也咕嚕了起來
踩著餘暉準備煮晚餐
今晚的菜色是泰式紅咖哩雞腿
比夕陽還火紅的辣咖哩煮了滿滿一鍋
一起搭伙菜色很豐盛
有高麗菜和三杯雞

隔天除了我和咚咚要多留一天之外
其他人都要下山了
原本說要走去眠月神木
結果開始環湖就走不開了
因為清晨漫著水煙的水漾森林真美!


神奇的湖面在順光之下轉變為翠綠色

偏光鏡版的藍天

往出水口的路上
水影倒映柳杉的軀幹
陰影指出陽光的方向
走了快一公里
總算來到出水口
所謂的出水口其實是原本溪流的下游
偃塞湖的水都從這裡的瀑布“排放“出去

藍天白雲正是拍個人沙龍照的時候
楊咚咚換上洋裝大衣




無敵卷雲出現
把握時機猛拍
天時地利人和
怎麼拍都是俊男美女






谷敗水漾森林大合照

原本想說今天是星期天應該沒有其他隊伍了
想不到陸續有單攻隊伍和住宿隊伍很早就到了
所以我們獨佔水漾森林的計畫就此破滅
乾脆往千人洞朝聖去

紀錄上是兩小時
不過我們還是走了快三小時
除了沒看紀錄找路花時間之外
楊咚咚的下坡慢速功發作也是其中的因素
還好我早就料到了
頭燈傳遍遍

越過了水漾森林下游的溪谷之後
一顆大石寫了大大的千人洞路標

千人洞遠遠的看好像很小
實際走到下方才真的覺得很大
咚咚說有點敦煌石窟的Fu



這只是半邊而已
人在巨洞之下顯得渺小




傍晚才回到營地
已經是雲霧繚繞了
夜晚的阿伯隊無聊對話

第三天果然一如中央氣象局預測下起霧雨
撐傘踢林道下山就省略不計了

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

全家人團聚

好久沒去部落
郭巴飯上個月總算達到可以帶出門的年紀
該是他成為全家人的時候了!

打馬薩顧著泡妞沒有來
南投的山水在等著

咚咚結束昨天的同學會
加上車上可以睡覺還蠻有精神的
我們也找到了可以擠奶的地方
雖然還是免不了會有小鬼頭想要偷窺



大姐曼妮到台北念馬偕護專了
烏馬斯上輩子的情人第一次出遠門念書就到遙遠的台北
問她喜不喜歡台北?
毫不遲疑地回說不喜歡
台北沒有綿延的高山、清澈的溪水和熟悉的炊烟味道
更沒有溫暖的全家人在身旁
烏馬斯說他想家一直哭越來越瘦了



郭巴飯跟烏馬斯阿伯第一次接觸
烏馬斯說他跟我一樣很容易適應環境
也很愛笑
跟他在一起拍照皮膚一定會更白





 Lucky seven撒露的小名叫哈赳赳
快兩歲的他正是在學說話憨奶呆最可愛的時候
他兩歲代表我跟烏馬斯最後一次上山是兩年前的磐石


 郭巴飯超人飛
龜仙人疊疊樂目前只能乘載最小的兩隻:烏鐺鐺跟哈赳赳
哈茹茹跟小二哥已經長大到我無法輕易背起的重量了



 小七一邊走路一邊在關注他一直掉的涼鞋魔鬼氈
烏鐺鐺一聲令下
哈赳赳聽話的扮起送行者遊戲
跟小孩玩沒有體力者不要輕易嘗試
幸好我只需要保護好相機即可




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7D眼中的哈盆釣遊

上一篇都是打馬薩的小DC拍的
所以出現人物只有郭喬巴
這篇把7D拍的照片補上來
多了風景和打馬薩的蠢樣



有一個阿伯來我們營地旁跟我們一起釣魚聊天,他說他主要要釣肉食性的大魚,像是捻魚還是白鰻。好奇問他說這麼高的海拔會有這些魚嗎?他說上上次還有釣到一尾手臂粗的白鰻,結果剛要跟枸杞一起貴妃浴時,就被滑溜溜的鰻魚開溜掉了,從那次開始他就一直釣不到。這次也是傍晚的時候才拋下第一竿,結果也是槓龜。


沒有帶腳架硬是要拍南勢溪的月色。
一早約6點起來(地上太顛了不好睡)那位阿伯竟然在我們帳篷口就著深潭打坐,還是幫可愛的REI二人帳拍個照。清晨最好的活動還是釣魚,打馬薩原本說要來練體力,建議他去攻山頭,結果還是墮落的好。等到太陽會曬傷的程度就可以游個幾圈,等我們拔營時,旁邊幾十個人的隊伍早已經離開。






 下山出了福山村,快到信賢時有個瀑布還蠻漂亮的,停車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