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平安夜 團圓夜

有人問說:
會不會忘記家鄉的味道?
家鄉是海風襲浪的鹹腥海味
也是柴煙裊裊的山間味

有些印痕
像是崁入骨髓的基因記憶
也是鮭魚般流動的懷鄉血液
就如栓皮櫟老葉終究會回歸大地般
怎麼可能會忘記?

山上人間
如果說山下的拼經濟生活是充實的
成果也會反應到年過三十的肚皮上
脂肪細胞長得很充實


山上的烏馬斯家族
除了幸運小七沙魯像剛出生的小嘟瑪
從尚未睜開的羞怯
到現在穿著專屬小黃雨鞋
穿梭在每個巨人之間
改變比較大之外
完全看不出時間沙漏又偷走了一年光陰


烏馬斯說過了一年
我好像也沒有甚麼改變
除了“好像變白了”之外
可是
我知道我今年的每一天
都是在跟自己挑戰

相較於海邊家鄉海水般的沈默
浸泡蜜蜂酒的山上故鄉
就熱情得像眼前炙熱的爐火
只有付出
不求回報
這在都市叢林是想像不到的部落法則
我們是朋友
我們更像家人

好想再跟烏馬斯回泡泡獵區找獵狗
只是週日還有最後一堂課要上
忙碌不只是藉口
而是元旦再會的好理由
元旦見(學打馬薩的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