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日 星期四

飛羽狂想曲之夜鷺吞劍

行走江湖並不容易。

為了籌措進京趕考的盤纏,一圓武狀元的夢想,在下不得以在此出賣武藝。

一次意外,原本應該下到肚子的白刃,卻穿過了我的後腦勺,成了我終生的羈絆。

樂觀一點,其實也還時髦的,留了道帥氣的白辮子。卻苦煞了我,從此夜不安枕,只能站睡、趴睡。

真懷念以前可以躺著睡、翻來轉去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