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3日 星期五

加拉巴哥:蜂鳥天堂 Bellavista

五點一到,赤道以南的多仍在黑裡,睡眼惺的賞鳥可沒有賴床權力,在旅館大蜂鳥天堂賞鳥之旅。行的是蓋瑞丹娜夫婦,和賞鳥嚮導聖地亞哥會合後,乘小巴士遊覽安山。也不是多麼輕鬆寫意的玩樂旅程,沒有鋪設柏油和水泥的小路像極台灣的蹦蹦車林道。



這裡的環境風景台灣的高山,是見不到在台灣習以箭竹和高山,好像走不了跟鄉的景色作比較的宿命情愫:這裡的甚麼很像台灣的甚麼很像;或是台灣的便當比較好吃之類的。



第一入口處,司機熱情奉上咖啡一壺。雖然在旅館喝咖啡、吃了兩盤早餐,吳老師來一杯熱咖啡,又把司機的毛衣A走,發揚台灣精神。喬巴在台灣的高山鬼混可不是混假的,一件薄、一泉水足矣!正可謂:有鳥都行



在南美洲大的困擾就是不曉得是英文,還是根本寫的就是西班牙文!



斜射,陰影仍然躲在陰影裡(廢話!),反差很大。陰影裡有多從沒見過的花卉冒出,認一認吧!喬巴連台灣的花都了,還個地球之外



美帥哥嚮導聖地亞裡放食器,這是見到第二個。在這邊鳥好學時,第一次拿起望遠鏡感覺新鮮,都有無窮的想像空間使用這種蜂鳥餵食器的鳥,想必就蜂鳥的食,食用物花裡的花




三個禮拜總算從吳老師那邊A來厄瓜多類圖鑑雖然西班牙的,幸好還和拉丁學兩種生物界共通語言沒錯Glossy Flowerpiercer (Diglossa lafresnayii

光滑刺花鳥,效法直接法,我替了個中文名稱,果然也是個採花大盜



又走了幾公里,吳老師快要投降!身旁不時有飛行迅速的小飛過,“這回肯定是蜂鳥了!“想當初也在加州看過一次,眼睛不好至少有個Fu。今天的蜂鳥驚奇之旅,總算開鑼了!

要從厄瓜多128種蜂鳥中,一眼認出只看了幾分鐘甚至幾秒的蜂鳥,真是瘋了!不過拉美帥哥真的瘋了!說了一大堆名字我一個都沒記起來,只好回台灣再慢慢查。



嘴喙跟身體一樣長的劍嘴蜂鳥!!
Sword-billed Hummingbird


從來沒想過,飛行版的蜂鳥這麼容易拍。有時會怨恨5D2,恨鐵不成鋼,連拍速度只有每秒3張,拍鳥實在是不夠用。


在餵食器旁邊的小花,難得有蜂鳥青睞。餵食器提供蜂鳥所需的糖水密汁,那花兒靠誰來傳粉?


結束今天早上的第一站,小巴開往午餐小屋的途中,帥嚮導見到這隻鷹,可能是路邊鷹Roadside hawk



很像台灣白眉林鴝的鳥 可能是antwren之類的


紋臉刺花鳥Masked Flowerpiercer,另一個採花大盜,也喜歡跟蜂鳥搶餵食器

超屌的劍嘴蜂鳥!!
Sword-billed Hummingbird

黑胸泡芙腿蜂鳥
Black-breasted puffleg

尾巴像是網球拍的
Booted Racket-tail


圍著白色圍兜兜的
Collared inca

Green-crowned Brilliant



Trogon咬鵑是很漂亮的南美鳥類,加拉巴哥旅遊公司的小姐強力推薦到蜂鳥天堂Bellavista的原因,不僅有20幾種蜂鳥,還有別處難以見到的咬鵑。


白圍兜蜂鳥


吸食天然植物小黃花的蜂鳥,動的很快,淺嚐則止,比蜜蜂停留在花朵的時間短許多,很難拍攝。

Thick-billed Euphonia


Collared Trogon 雄鳥的頭胸背部是綠色,雌鳥是褐色,這麼大的傢伙也跑來餵食器旁邊搶食物,難怪蜂鳥瞬間消失




樸素的蜂鳥並不常見,可能是Bronzy Inca 銅色印加蜂鳥


黑兀鷲Black Vulture



咬鵑公母鳥
Collared Trogons


領咬鵑母鳥


Sickle-winged Guan 鐮翼光雞,又是沒辦法,自己取的中文名稱




Andean emerald 安地斯翠綠蜂鳥



可能是Blue-chested hummingbird藍胸蜂鳥




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加拉巴哥:啓程

老闆一個奇怪的決定,卻讓喬巴逮到機會,飛往生態人夢想中的島嶼,影響整個世界的島嶼,達爾文的演化之島:加拉巴哥群島Galapagos Island。

行前並沒有作太多功課,花了3個月時間書信來往,總算連絡好加州的加拉巴哥生態旅遊公司,買好最經濟的機票,就準備出發了!

離開台灣之前,還要把公司年底前要交片的進度先做出來,往桃園機場前1小時,才拿到配有潛水盒的小DC。行程也包括浮潛,第一目標是在海底啃食海藻的海鬣蜥。

搭了華航飛了一萬多公里,過著空中飛人的疲累生活。吳老師旁邊的是住在新澤西的朋友,回台灣參加朋友喜宴。






飛機上百番無聊,不是看著電影,偶爾看看接下來幾個小時要飛的距離,就是用機翼上的陰影,測量太陽的高度。

先在安克拉治轉機,飛過金黃森林和雪白聖山交織的阿拉斯加,麥肯尼好像在不遠處向喬巴招手呢!

在紐約機場和巴拿馬機場當高級流浪漢,換算成機票錢大概是日薪一萬台幣,難為了從沒當過流浪漢的吳老師。為了加拉巴哥,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第四段飛行,巴拿馬飛到基多-厄瓜多爾位於安地斯山脈西側的首府,一下飛機,帶著太陽眼鏡的當地嚮導-譚妮亞,正在等著我們。不出喬巴觀察所料,穿著紅襯衫的同班機旅客,也是此行的伙伴之二,馬克和史蒂芬妮。

基多是個神奇的城市,很難想像這光禿禿的山頂怎麼養活這兩百萬人口。過了不久,喬巴就知道答案了,先看看喬巴下榻的旅館。

安地斯山脈縱貫南美洲,慕名而來的不只有一般觀光客,還有背包族和登山客,一段短短的街上就有4,5家登山用品店和戶外活動旅行社,當地政府主打的,就是觀光資源和休閒產業。

兩個求知若渴的書呆子,打聽好書店的位置之後,疾奔而去。掃視所有介紹加拉巴哥的書籍,採購加拉巴哥相關的自然史和攝影集。

不像台灣郵筒是綠色和紅包,當地的郵筒是黃色的。郵遞速度卻像當地居民的生活態度,悠閒和慵懶,一個月前的明信片,截稿之前還沒寄回台灣。原本幻想著一封來自演化島的信很浪漫,現在覺得花200多塊台幣很浪費,郵寄速度真的很慢。

一直吃飛機餐和麥噹噹的吳郭魚二人組,總算吃到正常的晚餐,也知道當地物價跟美加差不多,還要加上忘記給的小費。在外面找到價位可以接受的餐點,已經很划算,因為五星級旅館餐廳的費用也是五星級,比起小吃攤,更是貴了幾番。
不過花點錢,替明天的行程儲備活力是值得的。新增的拍鳥行程,唯一目標是:種類繁多的蜂鳥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