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0日 星期二

誤打亂撞

原本被迫要到合歡山找日本人香蕉,心不甘情不願,兩個小時的重量訓練,只賺到了背部肌肉疼痛和鎩羽而歸。

一路還在碎碎念,哪有人冬天上山找香蕉魚?

結果,太神奇了!傑克!是喬巴朝思暮想的台灣香蕉ㄟ。還是母的喔。嗯!還是少一點興奮,低調一點,保護牠們好好活下去。

今年應該還可以拍到新竹尖石鄉的香蕉,這樣喬巴就香蕉魚拍通關了!!不過,時間咧?小遊龍、四海遊龍和松駿菇你們說說看!

台灣香蕉長的像船長魯夫!永遠都哈哈大笑。

黑眶蟾蜍是小丑巴其!!!

2009年2月5日 星期四

果實的季節

寒冬,千山蟲飛絕,山區鳥兒必須另尋出路。

果實,是花草樹木繁衍的命根,也是飢寒交迫飛羽的珍饈。


楤木,這個家族在春夏秋三季隱藏了身影,只有在寒冬將近的年關,其他樹種都沈寂的時候,悄然開花長果,不像下面的主角山桐子,每每勾引著聞風而至的朝聖者。它,是有刺的玫瑰,人稱【鵲不踏】,以挺立腰桿上桀傲不馴的銳棘著稱。它,是沈默的羔羊,雍容淡雅的面孔,深居簡出、遺世獨立,幽谷中等待它的伯樂。

仔細瞧瞧,花叢間有一位識貨者,正在一親楤木的芳澤。你,找到了嗎?


以里程作為地名,大雪山林道上的山桐子可說是名聞遐邇。
每年冬天,無數的賞鳥者、拍鳥客無不齊聚此處,享用被山鳥大軍輪番襲擊的痛快。
此間以黃腹琉璃為大宗,黃腹琉璃雄鳥鳥如奇名,黃色的肚皮、頭背部蕩漾著琉璃的藍色光澤。雌鳥就樸素許多。



五色鳥平常躲藏在綠色的樹叢,綠色的葉子掩護五色鳥身上的綠色羽毛,是很好的保護色。
紅果纍纍的山桐子,暴露出五色鳥的行蹤,而牠們卻維持原本的舉止,以為還隱沒在綠色的偽裝之中,緩慢地摘食紅果,好似在拋大喜的繡球。



山林間偶爾傳出【鈴鈴鈴】的叫聲,好攝客不以為異,專注在紅果間飛舞的黃腹琉璃、五色鳥、冠羽畫眉和白耳畫眉。
突然間身旁傳來幾聲鈴聲,一隻棕面鶯竟然跳上隔壁鳥友的肩上,好像把他當作停棲的樹枝,返復了數次,只有機靈的喬巴拍了幾張。


山桐子的季節即將凋落,散落八方的鵲不踏,不只呼喚著白耳、冠羽,也呼喚著喬巴回去看它、拍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