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5日 星期四

部落訪友

午夜十二點,一車三人往部落進發。內容物包含兩個弟兄。
天未亮,還想賴床,先是拔帆還是凱一順來叫人,今天的活動從海釣池變成圍獵,以獵犬驅之。兩個月不見的哈盧盧又變高了!
補給雜貨店,小店恕不賒欠!
狗兒們一下子就不見蹤影,獵手們各自前往定點,開始了圍捕剿匪。
牛仔褲、鬆皮靴,誰也沒想到今天會又來到山上,一個布農三個白浪,走最好走的路,至少還看得出路跡的路。完全沒拉筋熱身,說出發就出發了啊!
到達定點,察看獸跡。這是猛獸必經之路,雖然並不是最新鮮的痕跡,等待狗兒發出急急如律令,我們就得屏息以待,等待槍聲。
等了很久,指揮官開了一槍,好像沒打中。狗兒警報器在遠方響起,我們並不清閒,只是快被冬天的溪谷寒風凍僵。打馬撒開始作不標準的伏地挺身,果然是空軍健兒。
空手而回,獵人們持續追捕。我們不想成為拖油瓶,先回工寮吃指揮官老婆阿嬤煮的午餐。黑白相間的狗像是乳牛,牠們的父親還是大哥,師傅狗,卻咬咬此行唯一的收穫。
承著獵狗未成年,先欺負牠們一頓,傑哥真是好樣的。

烏馬斯也回來了,獵狗們好像很興奮,無線電那端也沒有更好的消息。反倒是烏馬斯說指揮官差一點就回不來了,山豬王還折損一隻獵狗,真是得不償失。烏馬斯應該很想念小丸子。
回到家裡,小鬼們對於龜仙人的朋友們已經完全不怕生了,還主動要看相片。不過,底片機應該看不到吧。


小二哥凱順和他的椅子作品,最後還是大方地借我們坐。
午晚餐趴兔。烏馬斯說這一桌菜,都是海婷大嫂一手造成的。部落的萬年老梗,聽起來格外親切。
海婷大嫂的弟弟和野兔王,只有他(哥哥)的狗追的到野兔。他們上一週的收穫是近40隻。
烏家賢慧的大姐,一年的努力,她終於不怕生了。依照傳統,再過幾年,就要嫁人了。
一向很酷的拔凡。
攝影機電池沒電了,榨出僅存的電力,幫吃過敏藥昏昏欲睡的阿步坷拍一張。蛋糕是慶功用的,慶祝我們久違的重逢。
一定要砸自己臉的小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