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台東補遺

太慘了!可憐的上班族,每一篇網誌都是一個多禮拜前發生的事了!

看橙腹樹蛙最穩定的點在台東,利嘉林道又是穩定中的穩定,不過時序已經過了中秋,和風清雲淡相約明年一起去復仇,早已經是個不祥的預兆。

不過鐵齒的喬巴,仍然不死心地想往台東跑,因為我相信,只要出門就會有好事發生,新的朋友、新的視野。

六點半的火車,帶著兩個雀躍的心飛馳到後山,打馬撒未曾到過的台東,布悠瑪。





前座的女孩偷拍友人睡覺,喬巴只好幫他報仇。




當兵的地方。每兩週必定報到的回家月台。



繞過了風景秀麗,但是神秘隱藏在隧道之間的南迴鐵路,我們來到東海岸。大竹溪、金崙溪、太麻里溪、知本溪,台東新站到了!正午的氣溫,適合躲在椰子樹下乘涼。


檳榔三兄妹:老大常露褲,跆拳道的腰帶老是扎不緊他的腰,等著站上奧運殿堂領獎盃;老二是籃球高手,運球迅捷如兔,以後要加入NBA;小妹喜歡唱歌跳舞上鏡頭,會是將來的阿妹。
「叔叔要去山上工作了!」

順著地圖的指示,騎上利嘉林道,就在台東市郊。開闊處下來拍照,空氣霧霧的,開始拍剪影。




沒有聽到MP3中的橙腹叫聲,只有滿森林的莫氏大聲喧嘩,無視於季節的存在。唯一的收穫是,拍到小莫的吹泡泡,拍攝兩爬動物生態的打光技巧也需要磨練和架構。
淋過雨後,更有森林的氛圍。宿營森林,在褐林鴞的低沉催眠曲中入睡。

雨後的清晨,打馬撒去晨跑,喬巴四處閒晃,享受森林的自然呼吸。這片刻的寧靜格外珍貴,不久,一大群人馬開著車子上山,打馬撒也跟我準備收拾細軟,下山去了。
幾個野外觀察的人,竟然翻石頭翻到K到一條鈍頭蛇,連半陰莖都露出來了。把他帶到路旁,希望半身不遂的他能好好活著,不過,還是要先問過大冠鷲的同意。

問過打馬撒,決定看完史前館再吃午餐。

史前館館藏豐富,包含了史前動物到近代原住民的歷史縱深,考古遺址坐落台灣各地,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家鄉的地底下,有那些先人曾住過。台灣的歷史,該跟這塊土地緊緊相連,也不能僅從漢人大量遷台的四百年前講起。那太狹隘了!我知道我會再回來。

站票到高雄,剛在四點吃過池上便當的我們,把最後一杯綠豆沙和最後一包餅乾k掉作為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