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6日 星期二

抓蜜蜂漏網鏡頭

很久很久,沒跟部落的朋友見面了。先前在山上已經跟獵人約好,下次抓蜜蜂要找我。獵人看似漫不經心,卻從不食言。

真的是很久不見了,台中街頭兀自淒風苦雨,哈士奇總是可以達成任務,把他的主人,送到一條熟悉的街道。關鍵字是全家,喬巴在第二間全家,跟全家的男女主人碰頭。

幾個月不見,獵人離開了部落,帶著妻子,為了一家八口努力以赴。再忙再累,總是可以擠出幽默的笑容,這就是喬巴在山上的朋友,一個紀錄的主人翁。

在新玩具的硬盤來回搜索,竟然找不到一張獵人的完整照片,只有打馬撒可以先睹為快記憶裂痕的時間片段。

拉著烏噹噹自拍,用比40D還小的SR12。

小二哥凱順,聽說大班的他和喜歡當女生的小二表哥兩個人前幾天才在籃球場,脫上衣單挑,說著說著海婷大嫂都笑了。



現在是天使的烏噹噹,乖乖地讓我幫他拍照,當然,別忘了他招牌的惡魔微笑。

都霸士上兩回夜襲都鍛羽而歸,上一次還被蜜蜂敢死隊螫到屁股,一路都是我們談笑的素材。這隻烈士,應該已經升級成司令級的,只要發號施令即可,指揮神風特攻隊上陣殺敵。

這塊奇特的木頭是牛樟。


失焦的「蜜蜂」。讓人懷念還算準焦的四十豬。索尼!!有微笑曲線優先對焦,有沒有昆蟲複眼優先對焦模式啊???

抓到快十二點,在吳正經家裡喝完並鎊叫虎頭蜂藥酒,回到家裡已經快一點。麻醉後,倒的倒,睡的睡,只好吃點消夜提神,還有幾萬大軍等待加工呢!

這一天,五點出門,六點回台中,床好軟好舒服,打破喬巴全勤的不壞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