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5日 星期一

新玩具試鏡


Carl Zeiss Jena Flektogon 20mm F4 斑馬鏡 M42轉EOS 40D
F22 1/40S

老菜昨晚托夢給我,
說明天要到人止關拜訪我。

這幾天,
心頭彷彿壓了塊大石頭,
難道除了身子骨衰退了,
那顆爭雄鬥強的好勝心也隨之磨損?
丟入陰幽森冷的黑洞裡。

妳說,
有夢想的男人從不倒地不起。
我同意。

但我也承認,
歲月是無情的雕刻刀,
它恥笑男人的夢想,
消磨男人的志氣。

但是,
只要我翅膀還能鼓動漫天的茵草氣息,
夢想就一如我的胳臂,
我的盔甲,
是我的第二生命,
沒有人可以把它從我的身邊帶離,
即使是親愛的妳。

只要生命之火依然燃燒,
希望的熱氣球將不斷膨脹,
更高更高,
直到沒入無垠的天際。

哪怕是烏雲滿佈,
黑得不能再黑的暗夜,
我總會克服自己的恐懼,
勇氣不就是戰勝自己?

在這夢裡,
我又恢復了昂首疾飛的身手,
綠甲武士的能力。

困在夢境裡,
寒冷的露霜刺醒了我的意亂情迷。
而我卸下了抵禦的武器。
冰霜並不凍人,
任其在體內茲長,
多美妙的經歷?

倦了,
寧願在這夢裡,
放棄我的驕氣。
將一身傲骨,
原封不動,
還諸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