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台東補遺

太慘了!可憐的上班族,每一篇網誌都是一個多禮拜前發生的事了!

看橙腹樹蛙最穩定的點在台東,利嘉林道又是穩定中的穩定,不過時序已經過了中秋,和風清雲淡相約明年一起去復仇,早已經是個不祥的預兆。

不過鐵齒的喬巴,仍然不死心地想往台東跑,因為我相信,只要出門就會有好事發生,新的朋友、新的視野。

六點半的火車,帶著兩個雀躍的心飛馳到後山,打馬撒未曾到過的台東,布悠瑪。





前座的女孩偷拍友人睡覺,喬巴只好幫他報仇。




當兵的地方。每兩週必定報到的回家月台。



繞過了風景秀麗,但是神秘隱藏在隧道之間的南迴鐵路,我們來到東海岸。大竹溪、金崙溪、太麻里溪、知本溪,台東新站到了!正午的氣溫,適合躲在椰子樹下乘涼。


檳榔三兄妹:老大常露褲,跆拳道的腰帶老是扎不緊他的腰,等著站上奧運殿堂領獎盃;老二是籃球高手,運球迅捷如兔,以後要加入NBA;小妹喜歡唱歌跳舞上鏡頭,會是將來的阿妹。
「叔叔要去山上工作了!」

順著地圖的指示,騎上利嘉林道,就在台東市郊。開闊處下來拍照,空氣霧霧的,開始拍剪影。




沒有聽到MP3中的橙腹叫聲,只有滿森林的莫氏大聲喧嘩,無視於季節的存在。唯一的收穫是,拍到小莫的吹泡泡,拍攝兩爬動物生態的打光技巧也需要磨練和架構。
淋過雨後,更有森林的氛圍。宿營森林,在褐林鴞的低沉催眠曲中入睡。

雨後的清晨,打馬撒去晨跑,喬巴四處閒晃,享受森林的自然呼吸。這片刻的寧靜格外珍貴,不久,一大群人馬開著車子上山,打馬撒也跟我準備收拾細軟,下山去了。
幾個野外觀察的人,竟然翻石頭翻到K到一條鈍頭蛇,連半陰莖都露出來了。把他帶到路旁,希望半身不遂的他能好好活著,不過,還是要先問過大冠鷲的同意。

問過打馬撒,決定看完史前館再吃午餐。

史前館館藏豐富,包含了史前動物到近代原住民的歷史縱深,考古遺址坐落台灣各地,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家鄉的地底下,有那些先人曾住過。台灣的歷史,該跟這塊土地緊緊相連,也不能僅從漢人大量遷台的四百年前講起。那太狹隘了!我知道我會再回來。

站票到高雄,剛在四點吃過池上便當的我們,把最後一杯綠豆沙和最後一包餅乾k掉作為晚餐。




2008年9月16日 星期二

抓蜜蜂漏網鏡頭

很久很久,沒跟部落的朋友見面了。先前在山上已經跟獵人約好,下次抓蜜蜂要找我。獵人看似漫不經心,卻從不食言。

真的是很久不見了,台中街頭兀自淒風苦雨,哈士奇總是可以達成任務,把他的主人,送到一條熟悉的街道。關鍵字是全家,喬巴在第二間全家,跟全家的男女主人碰頭。

幾個月不見,獵人離開了部落,帶著妻子,為了一家八口努力以赴。再忙再累,總是可以擠出幽默的笑容,這就是喬巴在山上的朋友,一個紀錄的主人翁。

在新玩具的硬盤來回搜索,竟然找不到一張獵人的完整照片,只有打馬撒可以先睹為快記憶裂痕的時間片段。

拉著烏噹噹自拍,用比40D還小的SR12。

小二哥凱順,聽說大班的他和喜歡當女生的小二表哥兩個人前幾天才在籃球場,脫上衣單挑,說著說著海婷大嫂都笑了。



現在是天使的烏噹噹,乖乖地讓我幫他拍照,當然,別忘了他招牌的惡魔微笑。

都霸士上兩回夜襲都鍛羽而歸,上一次還被蜜蜂敢死隊螫到屁股,一路都是我們談笑的素材。這隻烈士,應該已經升級成司令級的,只要發號施令即可,指揮神風特攻隊上陣殺敵。

這塊奇特的木頭是牛樟。


失焦的「蜜蜂」。讓人懷念還算準焦的四十豬。索尼!!有微笑曲線優先對焦,有沒有昆蟲複眼優先對焦模式啊???

抓到快十二點,在吳正經家裡喝完並鎊叫虎頭蜂藥酒,回到家裡已經快一點。麻醉後,倒的倒,睡的睡,只好吃點消夜提神,還有幾萬大軍等待加工呢!

這一天,五點出門,六點回台中,床好軟好舒服,打破喬巴全勤的不壞神話。

2008年9月3日 星期三

花蓮爆肝試機行

加班到八點,打馬薩已經來到公司堵喬巴,車子未租、新玩具未買、器材散落在家……

Any way, 打馬薩講義氣地幫我開到台北、開過蘇花到花蓮,卻已經是隔天早上的事了。他也累垮了吧?!聽說明天還要回到台北跑十公里的Nike馬拉松,年輕真好!

換手後,跑了段萬榮林道,印象已經跟以前騎野狼上七彩湖時完全不一樣。

來到光復,太巴塱這邊,豐年祭已經過去,迎接我們的是輕鬆的鄉間氣氛,是熱情好客的主人。

四海遊龍沒有跟我說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網路生態達人A大哥,一幅還沒睡醒窘樣的喬巴,一時還沒會意過來,就以A大哥拍下新玩具的編號0001號照片。邪惡的SONY號稱補插點到一千萬畫素,操作起來當然沒有40豬暢快,畫質還不錯,比起上幾代的HC-1而言,SR-12不愧是當代的家用型攝影機機皇,當然價格也是機皇級的。

Carl Zeiss Jena 20mm F4斑馬鏡傳說中的奶油散景,雖然這只是光圈全開後來不及縮光圈的結果,也算是誤打誤撞試出來的效果。反正,要銳利的話,百微才是王道,啥?沒焦,這只是景深淺加光線暗吧?這次主力是測試SR-12的AVCHD格式,下回再來試試全景深之外的奶油散景拍法。

溪谷光線太暗,牠老兄又飛的老高,雖然不怕人,腳架卻伸不了這麼高,只好開Flash,對不住了!

A大哥幫我們找到懷孕的小青,喬巴十年前初遇的小青,還是這麼動人俏皮。